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谈戏论艺 > 名家论艺

关于《血手印》

时间:2014-11-29 15:07:19  来源:原创  作者:傅骏

 sJb合作·静安——越剧戚毕流派艺术

《血手印》(又名《王千金祭夫》)是越剧传统剧目。
剧本写书生林招得与富绅王春之女王千金自幼订婚,后因林门家道衰落,被逼退亲。招得春游,巧遇千金,相约赠金。夜半赴约,丫鬟被歹徒所杀,招得扑倒尸上,血沾衣襟,匆忙返家,门上又沾上血手印。王春趁机行贿官府,诬招得为凶,判罪处斩。王千金抗父命,赴法场祭夫。适包公路过,旧案重审,冤狱平反,夫妻团圆。
林招得故事,渊源甚早。徐渭《南词叙录》所录宋元南戏全目中已有《林招得三负心》,惜本子早佚。元关汉卿所写杂剧《钱大尹智勘绯衣梦》,情节大致相似,唯男女主角作李庆安、王闰香,清官为钱大尹。明代无名氏传奇《卖水记》(已佚)故事相同,男女主角又作李彦贵、黄月英。今日秦腔《火焰驹》、扬剧《陈英卖水》、豫剧《大祭庄》、淮海剧《皮秀英四告》都是沿袭南戏、杂剧、传奇发展而成。花开多枝,各成一格。
越剧老本,枝又旁出,来自宝卷。宝卷全名:《河南开封府花枷良愿龙图宝卷》,小题作《包公巧断血手印》。宝卷自也脱胎于南戏、杂剧、传奇,却有其说唱文学特色,更见通俗平易。但因是宗教宣传,故也带上迷信色彩。
越剧老本既从此而来,就不免留有宣扬因果报应痕迹。林家衰落,王春退婚,官府得贿,招得受冤,都被说成是由于林家不敬神灵,故有牢狱之灾。此线贯穿首尾,就使全剧蒙上了尘垢。
林招得受冤事件,一方面反映封建婚姻制度门第观念,残酷折磨青年男女;另方面暴露封建官吏贪赃枉法,草菅人命,迫害善良百姓。改编本着重在这基础上加以渲染,突出描写某些人物,增添改动某些情节。
改编本突出王千金追求幸福生活的善良愿望和不甘屈从父命的坚韧性格。在《法场祭夫》中,剔除算命问卜等迷信因素,加强描写恨世道不公、痛生离死别的悲愤之情。并在后来的包公重审此案时增添王千金上堂为夫辨冤自扮雪春鬼魂,智赚凶犯口供等戏剧情节,使这一人物不致如老本那样在“祭夫”后就无戏可做,不起作用。
改编本对包公这一人物也做了某些丰富。老本将破案关键寄托于包公“日断阳、夜断阴”的神化手法。头上缚起神带,魂游地府,召来雪春鬼魂,比较轻易地就探得凶犯姓名,审清冤情。既不足以显出包公之智,也使情节曲折之公案显得平淡无戏。改编本通过凶手失钗,形成疑点,再由包公巧施扮鬼计,利用凶手恐惧心理,求得不打自招。希望由此突出包公性格和加强戏剧性。
改编本在唱词上,希望能发扬宝卷原有说唱文学通俗流畅、平易近人的艺术特色,而对其陈词滥调部分则予以加工润色,在重要场次如“法场祭夫”和新添场次中重编新词,也力求能在风格、文采上取得和谐、统一。
改编本初稿写成后,蒙越剧老艺人屠杏花、陶素莲、白玉霜、林健等同志提供宝贝意见,并得到花碧莲等同志的挖掘本作为参考,对于修改定稿,有极大帮助,在此谨致谢意。
改编本在1957年由上海市合作越剧团首演。同年由上海文化出版社,编入《戏曲小丛书》。“法场祭夫”和“花园相会”二场戏中的主要唱词,也已由戚雅仙、毕春芳灌成唱片,改编本并曾先后由福建省闽剧实验剧团等单位移植为闽剧、评剧、晋剧演出。几年来通过舞台演出,剧本不断有所修改。1962年被编入《越剧丛刊》,又在情节和唱词上作了加工。
1979年静安越剧团重建,《血手印》成为剧团演出最多的保留剧目,成为戚、毕合演的最有代表性的主要剧目,并成为全国很多越剧团的常演剧目。1995年《血手印》唱片荣获第三届中国金唱片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毕春芳
毕春芳
戚雅仙
戚雅仙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