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绍兴莲花落 首页 文章 学莲 查看内容

绍兴莲花落脚本创作琐谈

2015-7-20 15: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94| 评论: 2|原作者: 骆峰

摘要: (一) 合作能快出成果。  这是我搞戏曲剧本创作的体会。搞莲花落脚本创作也是如此。但是,搞戏曲剧本创作一般采取作者与作者合作。因为,对于一个不成熟的作者来说,驾驭一部剧本不容易,几个作者一起探讨,互相 ...
(一)
    合作能快出成果。
  这是我搞戏曲剧本创作的体会。搞莲花落脚本创作也是如此。但是,搞戏曲剧本创作一般采取作者与作者合作。因为,对于一个不成熟的作者来说,驾驭一部剧本不容易,几个作者一起探讨,互相磋商,剧本的成活率相对高一些。而搞莲花落脚本创作,最好与演员合作。因为,作为浙江四大曲种之一的绍兴莲花落,目前的演出形式大都还只是一人主唱、数人伴奏。作为主唱者的演员一旦愿意排演你的脚本,说明你的脚本已经具有一定的艺术质量,他有信心通过自己的二度创作,使之在舞台上站住脚。因此,如果与演员合作,让演员的二度创作在写脚本的时候就起作用,即在一度创作中就渗透二度创作,那么,平面的脚本不但较有把握推上舞台,减少周折,避免重起炉灶的烦恼,还能大大缩短推上舞台的时间。
  与演员合作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创作方式。这种方式不仅是对已经具有一定创作能力而刚学写莲花落脚本的同志适用,对已经“熟悉舞台”的同志也是适用的。象我本人,在与杨乃浚、胡兆海合作《回娘家》和与汪嘉宝、倪齐全合作《疯姑娘》之前,应该说也已具有一定的舞台体验(一是已经有数年剧本创作的历史,二是曾经担任过农村故事员,演讲场数达百场之多),但我总觉得我们的舞台体验显然不如专业演员,没有他们丰富,也没有他们深切。通过与他们合作,能使自己的创作水平有一个显著的提高。一个剧本或一个曲艺脚本(包括莲花落脚本)成功与否,最终要看它能否在舞台上站住脚。因此,不管哪一个作者,不论他水平如何,熟悉舞台的程度如何,都应该把熟悉舞台作为自己至关重要的一门课题来对待。
  当然,与演员合作并不是说一切都得听从演员的。有时候,演员从剧场效果考虑或由于认识有局限性,不能接受作者出于整体性、思想性考虑而提出的某些设想、点子。这种时候,作者就应该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不必妥协,虽然本子“立”起来后,再作修改也不迟,但是已经看准了问题,没有必要去绕一个弯子。不同的意见采取反复探讨甚至争论来解决,能给合作者双方留下深刻印象,对提高彼此的水平只有好处而没有害处。
  简而言之,作者与演员合作是莲花落脚本创作的一种好形式,是一条通往多出作品,快出作品,出好作品目标的行之有效的重要途径。
  (二)
  作者写的本子是提供给演员演的;演员的演出是给观众看的。换句话说,作者写本子的目的是通过演员的表演给观众看。因此,作者在写本子的时候,脑子里必须有一个明确的观众观念。
  观众观念,具体地就是说,我的这个故事一定要让观众喜欢;故事中的情节一定要抓住观众的心;故事中的人物一定要让观众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印象深刻;故事所表达的思想倾向一定要引起观众的共呜。总之,我的这个故事一定要牢牢地吸引住观众,使他们注意看,注意听。
  根据心理学家的阐述,人类的注意可分为无意注意和有意注意两类。观众买了你的票来看演出,出发点属于有意注意,但是,如果你的节目不精彩,不动人,他的注意力就会分散,就会坐不住,退场而去。因此,一名有所作为的作者,就要认真研究如何利用人类所共同的另一类注意——无意注意。
  不需要人作意志努力的注意叫无意注意。例如,几个人正在屋子里开会,忽然有一个人推门进来,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他。这就是无意注意。如果你的作品中,自始至终具有一连串的能引起观众无意注意的因素,那么观众就不需要一直用意志努力来看你的演出,就不会感到疲劳,从而得到较丰富的愉悦。
  那么,如何利用“无意注意”这个人类心理过程的重要特性呢?首先,应该把引起无意注意的原因弄明白。心理学家认为,引起无意注意的原因有两大类:一是客观刺激物本身的特点;二是人的主观状态。在这里我们可以不考虑原因之二——人的主观状态。因为,观众买了票来看你的演出,应该说已不同程度地具有欣赏你的节目的需要、兴趣以及相应的精神状态。倒是原因之一——客观刺激物本身的特点,需要我们化心血作一番研究。引起观众无意注意的刺激物是作者所写的故事。故事的特点,即是刺激物的特点。一般可以从这么几个方面分析:
  一是强度。不管是历史题材还是现实题材,环境一定要典型,人物也一定要典型化。无论是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还是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还是两种创作方法相结合,作品中所反映的生活都应当比现实生活更为浓烈,否则将会淡而无味。传统的创作手法应该继承的还是要继承,如刻划人物,好人必须好透,坏人应该坏透;渲染气氛,喜要大喜,悲要悲极。现实生活中,巨响、强光、艳色,奇香,都会立刻引起我们的注意;文艺是客观现实的反映,作品中不但应该有所反映,更应该作为一种引起观众注意的技巧来使用。
  刺激物的强度,除了绝对强度外,还有相对强度。如,夜深人静,桌子上时钟的“滴嗒”声,就会相对地显得突出,我们在结构故事的时候,除了有意识地安排具有绝对强度刺激的情节,还应该考虑发挥具有相对强度刺激的情节、细节或点子的作用。
  二是对比关系。情节段落、场面、人物的社会意识倾向和个性心理特征等,尽量要使其有显著差别,构成鲜明对比。这样做,即是正确反映生活的需要,也是引起观众无意注意的需要。常用的“欲喜先悲,欲悲先喜,欲扬先抑,欲扬先抑”等手法,就是为了构成对比,达到一定的艺术效果而采用的。
  三是活动和变化。情节不断发展、变化,人物经常处于活动之中,比情节发展缓慢、人物的外部活动和内心活动迟迟不变容易引起观众的注意,特别是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年轻人思维能力显著提高,作者在结构故事时更要注意这个问题。
  四是新奇性。“喜新厌旧”是人类普遍的一种正常心理。我国现代的道德观念认为:除了自己的爱人和文物不能喜新厌旧外,其它都应允许并提倡喜新厌旧。作为反映生活的文艺作品,如果老是给观众看老一套的故事、老一套的情节、展示没有新意的人物形象,观众肯定要望而生厌。因此作者应该在“新”字上下功夫,在“新”字上做文章。所谓“新”,有两层意思,一是绝对新,一是相对新。绝对新,是指构成作品的情节、细节、人物和它所体现的思想意义等,都要给人们以一个全新的感觉。所谓相对新,即人们己经熟悉的人物、情节、细节……你如果能以一个独特的组合方法把它组合起来,人们照样会感到新鲜。
  如上所述,一个作者在写莲花落脚本的时候,推而广之,在写其它体裁的文艺作品的时候,如果能从刺激物的强度、刺激物之间的对比、刺激物的活动、变化和刺激物的新奇性这四个方面着眼,写出特色、写出水平,那么你这个作品的可读性、可看性就必定不成问题。
  (三)
  我一向认为,只要故事好,不怕不出思想。
  同一题材或同一已经成型的故事,由于作者所持的立场、观点不同,完全可以提练、开掘出大相径庭的主题思想。
  例如,那一年胡兆海同志接受省曲艺协会的通知,全国曲艺会演即将举行,要他们准备节目。当时,他们找我们几个同志商量。我认为一个曲目成功与否,故事性强或有趣味是一个重要的基础。既然我们一时创作不出一个全新的故事,从现成的传统曲目中来取材也行。大家议到了两个题材:一是《娘家节诗》,二是一个关于“观灯笼”的传统赋子。有的同志主张改编“观灯笼”的赋子。我认为后者不是不可以改编,但两者相比之下,基础是前者好。当然,主题思想需要重新提炼。原《娘家节诗》主要叙述了一个旧中国的童养媳妇的痛苦生活。这个主题虽也有一定意义,但是对于20世纪八十年代的观众来说,特别是对年轻观众来说,他们很难引起共鸣。我苦苦思索了好多天,有一天突然来了灵感:如果把“养媳妇”这条线完全砍掉,而从主人公翠姐姐贤惠的性格特征入手,刻划一个对公婆、对丈夫、对母亲十分孝敬的青年妇女形象,同时加强其与嫂嫂的对比,那么,不是就能反映出一个婆媳关系的主题吗!这样做,既是对当时历史条件下的婆媳关系的一种正确反映,同时也具有现实意义。
  我把这个设想和胡兆海同志讲了,他马上表示赞同。我们又连忙去朝阳饭店会见省曲艺家协会的秘书长马来法和省文化厅艺术处的黄观凤同志(当时他们正来绍兴了解曲目准备情况)。
  跟他们谈了设想后,也立即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因为当时我在绍剧团工作,他们担心我的时间不能得到保证,特地向我们县文化局领导联系,要求局里支持。
  后来的事实证明,当初的设想完全正确。取材于《娘家节诗》的《回娘家》之所以在绍兴、余姚、慈溪、上虞和杭州、萧山一带为男女老少竞相学唱,主题思想重新提炼而具有现实意义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当然,胡兆海同志出色的演唱,罗萍同志成动的音乐设计,都是这个曲目之所以能家户喻晓的重要因素。
  总之,主题思想平庸甚至有害的现成故事或题材,如果艺术上有特色,只要我们肯化功夫,肯洒心血,是一定能够搞成一个既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又有较高的思想水平的作品的。
  (四)
  语言,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有些文学作品,主题平庸,构思一般,但作者文笔颇具特色,语言生动、流畅,读者也能津津有味地读下去。
  作为地方曲艺的绍兴莲花落,其语言以通俗、生动、简炼、风趣、诙谐而取胜。它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绍兴莲花落的语言系绍兴方言,大量采用绍兴民间的口语、俚语。它源于民间日常用语,但又不完全等同于生活中的方言土语,真正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具有审美价值的莲花落语言是经过作者、演员提炼、加工过的语言。即是鲁迅先生所说的“炼话”。有些绍兴本地干部下工厂、农村作报告,讲得生动、风趣、诙谐,群众就称赞他“讲得真当好,象唱莲花落一样。”
  一些外地干部到绍兴来工作,一方面通过跟绍兴人交往学习绍兴话,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听莲花落来学习绍兴话。我碰到过好些外地来绍兴工作的同志,一旦晓得我跟曲艺演员有关系,就要求我帮助他们翻录莲花录音带,主要是为了学习绍兴语言。
  可以这么说:我们的莲花落作者和莲花落演员肩负着纯洁绍兴方言、提炼绍兴方言的历史使命。普通话中的许多语词源于各地方言,因而我们的绍兴莲花落的作者和演员们,也有责任为丰富祖国的语言宝库作出贡献。
  目前,绍兴莲花落爱好者所处的地域正在扩大。为了让更多的人听懂绍兴莲花落,太土太俗的语言要尽量避免使用。脚本发表,如果语言太土,读者更会有意见。其实,我们的绍兴话有许多来源于文言文,文言文的传播、使用地域本来是很广的,我们有条件使其既保持绍兴方言原有的特色,又能让更多的外地人听懂、看懂。我们应该让莲花落的语言成为艺术的绍兴话,我们的作者和演员有责任推动绍兴方言的发展和衍变。
  关于绍兴莲花落的语言问题,需要作专题研究。这里只能粗浅地提一些想法。
  (五)
  心理学上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创造想象;一个是再造想象。作者进行创作需要的是创造想象;作者宣读作品用以征求意见的时候,听取你的宣读的同志则需要“再造想象”。他们根据你的描述,在脑子里形成一幅幅的图象。
  形成正确的“再造想象”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正确理解词与被标志物之间的关系;二是要有丰富的表象储备。如果这位听取宣读的同志曲解了你的宣读,“冬瓜缠到豆棚里”,那么他在参与讨论时,就会提出许多使你啼笑皆非的意见。假如这位同志的头脑里缺乏一定的生活表象或相应的舞台知识,那么你的描绘无论多么生动,他的脑际里也是无论如何形成不了相应的形象的,对你的作品必定要持否定态度。一些有经验的作者常常有这样的体会,当我们把某个设想讲给有经验的演员听时,演员马上会产生共鸣。因为你设身处地的按舞台上的演出在讲,他即把你的描绘想象成舞台演出了。而同样一个已经得到有经验的演员认可的故事,你讲给一个缺乏舞台知识而又不懂装懂的人听,他就会认为你这个作品是很难表演的,会给你提出种种修改意见。碰到这种情况,作者自己如果没有主见,反而会把作品改坏。
  因此,我的意见是:一个脚本写成以后,征求意见是免不了的,但是,发表意见的同志的“再造想象”的水平如何?作为作者,心中一定要清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五味 2016-5-27 16:36
有见地,向前辈学习
引用 五味 2016-5-27 16:42
莲花落从写作到谱曲再到演员熟悉,最后上台表演,这是一个系统的过程,要各方面都出色连贯,才会有效果,最终如果观众喜闻乐见,甚止要能让观众们传唱,这样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

查看全部评论(2)

相关分类

QQ|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绍兴莲花落 ( 浙ICP备15015266号-1  PR查询

浙公网安备 33060302000270号

GMT+8, 2021-6-13 18:51 , Processed in 0.04765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