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55|回复: 0

[全剧] 《英雄三下跪》剧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0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傅  孙  孙可仰
  半夜三更鸡未啼,
  一支队伍进村里。
  按照预定目标,队伍要穿过仁里王村,但要不被老百姓发现!尽管大家都轻手轻脚,还是被一只大黄狗发觉:
  “汪!汪汪汪……”
  则奈格办办?不要紧!只见为首那个年轻人,摸出一团东西,朝大黄狗丢过去。大黄狗朝前一扑,唷,真香!真好吃!
  就在这辰光,小山村里有一个人听到狗叫声后,连忙衣裳披好,门缝埭里来哒张。这个人就是王氏族长——
  族长名叫王思宁,
  年纪已有八十零。
  深夜队伍进村里,
  只怕祸祟要来临。
  伊急忙回转房间里——
  “永灵,醒醒!永灵,醒醒!”
  叫醒了孙子叫王永灵。
  “啊!爷爷,天亮哉啊!”
  “嘘——!喏,有一班来历不明的人,进了伢格村,你赶快去看看清爽!”
  孙子王永灵交关乐意:“爷爷,做这种事情,我顶欢喜哉!我马上就去做暗探。”
  奈未轻手轻脚出门,跟在队伍后头。只见队伍出了村庄后,加快脚步,来到山脚下的土地庙前停下。为首一个年轻人先走进去看了看,只见伊一招手,三十多个人全部进了庙堂,庙门一关。
  王永灵一看这个情况,心里就想:这支队伍当中,一定有熟悉伢仁里王村情况的人!否则不会半夜三更直接来到土地庙。对,庙后头有一段破围墙,我倒要爬进去看看清爽!
  勿晓得仔细一看,是有一个哒!还是阿恒呶!
  永灵确实机灵,这个辰光伊已经急匆匆的归来哉!
  “爷爷,这支队伍已经住进土地庙,当中有伢村里的人!”
  “哦,是啥人啊?”
  “阿恒大少爷!”
  “果然勿出我格所料!”
  阿恒大名王秉璋,
  本来是,族人羡慕的少爷郎。
  家有良田百余亩,
  两个山岙一条岗。
  不愁吃,不愁穿,
  读书读到过长江。
  一年多前回绍兴,
  变卖田产办学堂。
  只因为,秋瑾图谋反朝廷,
  被官府法办一命亡。
  如今是,布告贴到村堂口,
  官府悬赏捉拿余党。
  “爷爷,则奈格办?”
  “奈格办?没有另外办法,你赶快再到土地庙去跑一趟,把王秉璋给我叫到祠堂里去,我祠堂里等伊夯!”
  “呕!”
  爷爷命令一出口,
  孙子立马往外走。
  暂勿唱,永灵前去土地庙,
  要唱那,族长来到西山头。
  王氏宗祠立西山,
  历经风雨春复秋。
  祠堂大门难得开,
  规矩重重有来由。
  懂得历史知识的人都晓得,春秋两季祭祀祖先的时候,祠堂大门会打开,另外只有碰到两种情况才会开祠堂门:一种是惩罚家族中的不孝子孙;还有一种是表彰家族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这辰光族长太公进了祠堂,朝祖宗像拜了三拜。刚刚椅子挪好坐落,孙子与王秉璋两个人到哉!
  “爷爷,我刚刚碰到了阿恒大少爷,伊话正要到伢屋里来拜访你哩!”
  “喔?”族长太公把王秉璋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了一番,只见伊一副教书先生打扮。
  “阿恒,王秉璋!官府的告示贴夯村口墙头上,捉拿漏网的革命党,你还敢带队伍进伢格村庄!”
  “太公,官府的告示我没有看见。不过,即使看见,我也敢来!”
  “嘟!你给我在祖宗面前跪落!”
  “啊?难道我犯啥个族规哉啊!”
  “犯不犯族规你自己心里有数!我有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你要在祖宗面前给我发誓!”
  王秉璋心想:我一勿犯大错误,二勿犯族规,男子膝下有黄金,我勿跪!但是,如果与族长太公撑对头船,我那三十六位弟兄的生命安全就得不到保障。我还是跪得跪有利——
  祖宗神灵在天上,
  晚辈发誓心坦荡。
  只要是,族长太公来问话,
  我句句如实不虚诳。
  如若我回答半句假,
  我脱掉长衫做短衫帮;
  如若我回答半句假,
  我所有家产都分光;
  如若我回答半句假——
  “好哉,好哉……”
  “还有一句哒来!”
  如若我回答半句假,
  从此不再回仁里王!
  “好格,就是要你讲这句话。你可以立起哉。格末我再问你,你夜里带进土地庙的那班人,都是些啥个人?”
  “都是我的同事呀!”
  族长太公心想:我这句话等于是白问。
  “这班人是勿是都是徐锡麟和秋瑾的同党?”
  “噢,徐锡麟在安庆起义被剖腹挖心,秋瑾女士在绍兴城里轩亭口遇难,这两个人都是英雄。秉璋我带的这班人没有资格同他们相提并论!”
  “你们虽然没有与徐锡麟、秋瑾两人一起丧命,但是你们是不是也都参加了革命党!”
  “太公,当今天下比不得康熙乾隆盛世。如今皇帝昏庸,官府腐败,外国列强侵我中华,老百姓饱受煎熬。任何一个有识之士,要么参加革命党,要么同情革命党,两者必居其一,秉璋我等岂能例外!”
  “阿恒,王秉璋,我的担心果然没有错,你……你你你给我在祖宗面前重新跪落!”
  喏,又要我跪哉?奈末王秉璋无有办法,重新跪落。呶,在祖宗面前伊倒还是蛮乖格!
  “不孝子孙啊——”
  叫一声不孝子孙王秉璋,
  对抗朝廷大不当。
  伢王氏,历史已有几千年,
  代有人杰名流芳。
  始祖人称晋太子,
  时逢洛阳遭洪荒,
  伊治水有方受怨屈,
  没有那心生怨恨反周王。
  秦大将军叫王翦,
  平定群雄助秦皇,
  中华一统立大功,
  忠心耿耿保朝纲。
  王祥王览两兄弟,
  道德出众上金榜,
  二十四孝为其一,
  汉代楷模不寻常。
  东晋南渡王右军,
  人称书圣有名望,
  只为那晋室江山重复兴,
  精心履职治一方。
  南宋状元是那王佐,
  大策第一平乱党,
  工部户部当尚书,
  造福百姓利四方。
  自元朝明朝到大清,
  虽然是,岁月如河多风浪,
  伢王氏,社稷为重行事正,
  从未出过一反党。
  我要你立刻悬崖勒马,解散队伍,
  放弃与朝廷作对抗!
  王秉璋心想:解散队伍,就是要我解甲归田!放弃与朝廷作对抗,就是要我脱离革命党。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一名可耻的逃兵! “哎呀,太公呀!”
  太公你语重心长话一番,
  不由我心海激荡起波澜。
  伢王氏,历代祖先有作为,
  我自幼,饱受熏陶铭心坎。
  我也想,仿学始祖晋太子,
  身先士卒治洪患。
  我也想,仿学王翦大将军,
  相助秦皇定乾坤。
  我也想,仿学祥公与览公,
  忠孝双全,忠孝双全为乡贤。
  我也想,仿学右军羲之公,
  天下第一写名篇。
  我也想,仿学状元王佐公,
  三朝元老敢为先。
  怎奈是,此一时非彼一时,
  乱世与盛世是两重天。
  我说那大清朝如同一座楼,
  廊柱横梁已霉变,
  修修补补已无用,
  统统拆掉,方可新楼再造一间。
  太公呀,秉璋我参加革命党,
  不会使祖宗大人丢脸面。
  “好!既然你不会使祖宗丢脸,我有一个嘱咐,你一定要做到。”
  “啥个嘱咐?”王秉璋边问边立起身来。
  “今朝太阳落山之前,你带来的这支队伍一定要离开土地庙!”
  “你要伢离开土地庙,叫伢到啥地方去?哎哟太公,伢至少要蹲三个月!”
  “三日都不可以,今朝你一定要走!”
  “啊呀太公呀!”
  太公呀,我发誓对你真情讲,
  恳求你,想方设法帮伢帮。
  只因为徐锡麟起义事仓促,
  牺牲在安庆波及广;
  秋瑾女士不怕死,
  精神长存命也丧。
  眼前是,官府追捕如恶狼,
  因此我,带领一班弟兄进村庄。
  伢个村,地处山阴萧山界,
  王家大山,湾连湾来岗连岗,
  一边可登越王峥,
  一边可过西小江,
  我早与,几个堂兄弟联络好,
  请倻供吃供住供衣裳。
  好比是流浪的孩儿回娘家,
  请允许伢暂住娘家避风浪。
  “哎,不对不对!倷这班人一定要快走!”
  你晓得娘家避风浪,
  不知道要使娘家祸惹上。
  你刚刚进村我就知道,
  走漏消息蛮便当。
  一旦官府来搜捕,
  不仅你秉璋命要丧,
  株连九族祸祟大,
  结果肯定是血洗山庄!
  “伢村里的父老乡亲都要被你害进咚!你懂不懂?”
王秉璋心里想:太公的这番话倒有道理。我原来只想到娘家来避祸,却没有想到官府穷凶极恶,父老乡亲就要为我吃苦头丧性命!
  这辰光,王秉璋才晓得太公叫伊在祖宗面前下跪有道理。连忙“呯”跪落:
  “祖宗大人在上,我王秉璋确实是一个不孝子孙!”
  我只道,走南闯北见识广,
  九死一生有良方。
  面对官府紧追捕,
  偏回家乡仁里王。
  未想那,一旦暖巢遭不测,
  同村族人命皆丧。
  我祖宗面前发誓言,
  决不让千古骂名留世上。
  “啪啪啪!”磕完三个头,立起身来,就往外头走。
  “爷爷!秉璋少爷奈格招呼也勿打,就顾自走哉!”
  “哎呀呀呀,伊一定是回土地庙去,要带队伍离开村庄!则祸祟要闯大哉!快,伢走近路,快去土地庙!”
  暂勿唱,祖孙两人蹬蹬跑,
  要唱那,秉璋回转土地庙。
  队伍刚刚出庙门,
  族长太公迎面来拦牢。
  “哎,慢慢交!秉璋,倷勿能走!”
  “喏,刚刚要赶我走,现在拦牢勿许我走,则我真当弄勿懂哉!”
  “秉璋,你走勿得!”
  叫一声王秉璋且莫行走,
  拉队伍去何方还需筹谋。
  大白天动队伍消息走漏,
  难保你弟兄们危险临头。
  你既是伢村里一名好汉,
  勿能看你落入虎口。
  我这里已经有办法——
  “啥办法?”
  “倷这班人——”
  个个都要剃光头!
  “剃光头,就是把头发全部剃光。这闲话一句!为了推翻清朝皇帝的统治,伢连杀头都不怕,剃个光头怕伊啥!”
  “好,如果倷都肯剃光头,倷这支队伍就可以到伢王家大山里头的延寿寺里去隐居。当家和尚是我的知交!”
  “这还有啥话!不过被香客发现奈格办?”
  “香客嘛,伢就以修庙为名,至少半年里头可以勿让他们进寺!当然无论会不会被外人发现,倷这班人都应该有个身份!我看就以守卫寺庙的武僧人为好!”
  “武僧人就是武和尚,则伢像少林寺的和尚一式样哉——”
  多亏太公好主意,
  队伍转往寺院里。
  延寿寺,多了一班武和尚,
  神不知晓鬼不疑。
  从此后,白天挥舞刀和枪,
  夜晚翻墙练特技。
  太公与孙子王永灵,
  还有那村中一班堂兄弟,
  送吃的,送穿的,
  大雪纷飞送棉衣!
  哎……
  武昌起义枪声响,
  王秉璋带领队伍出山去,
  浙江敢死队,光复杭州攻南京,
  冲锋陷阵有名气。
  相随孙中山,
  又为那,反对复辟一腔热血洒大地。
  族长太公痛伤心,
  年年岁岁将英雄祭,
  关照子孙牢牢记,
  辛亥百年,要为王秉璋
  清香三支来点起。
  太公的子孙后代当然满口答应——
  百年香烛理应点,
  少爷故事代代传。
  历史环节不能忘,
  没有昨天哪有今天。
踩过的脚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欢迎光临

QQ|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绍兴莲花落 ( 浙ICP备15015266号-1  PR查询

浙公网安备 33060302000270号

GMT+8, 2021-9-25 07:42 , Processed in 0.056108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